校對北京時間
  首頁 > 國際視野

奧巴馬政府任内教育政策簡要盤點


  【編者按】奧巴馬總統執政3年多來的教育政策,主要體現在:重視增加财政教育投入,強調提高教師質量,着手改造“失敗學校”,強化家長和學生責任,降低高等教育學費提供更多入學機會等等。從政策實施成效看,一方面延續了多年來共和黨與民主黨政府達成默契的強調由聯邦政府領導和推動教育改革;通過制訂教育标準、測驗、擇校、責任制及不斷調整并繼續提供資助的措施提高學生的學業成績的傳統,另一方面,并非受共和黨原有教育政策框架限制,而是提出了較多以低收入階層為優惠對象的教育主張。該政策既得到不少美國民衆肯定,也受到反對黨和其他方面質疑。本文僅供領導和有關方面同志參考。

  自2009年1月20日起,奧巴馬正式宣誓就職美國第56屆總統已超過3年,奧巴馬總統任内的主要教育政策是什麼?有何進展?教育界朝野的主要反映是什麼?本文試作一扼要梳理。

  一、奧巴馬總統高度重視教育及其改革

  奧巴馬競選總統時提出:“現在是最終履行為每個孩子提供世界一流教育的道德責任的時候了,因為全球經濟競争不允許我們有絲毫懈怠。”2008年12月16日他在提名芝加哥學區首席執行官鄧肯為新政府教育部長的演講中稱“美國教育的成敗,不僅關系到美國的個人和家庭,更關系到美國是否能在21世紀保持世界領先地位”。他稱,目前美國的基礎教育落後于許多同類發達國家,高校學費過于昂貴使不少貧家子弟上不起學。因此美國必須改革教育體系,使之重新煥發活力。

  奧巴馬總統上任以來所提出的教育政策與競選期間的承諾基本保持一緻。2009年年1月20日入主白宮後,奧巴馬立即在白宮官方網站公布了教育改革大政方針,包括加大教育投入、加強兒童早期教育、提升教師質量、提高教育質量、加強教育問責、擴大教育公平、加強高等教育等。

  2009年2月17日,7870億美元的《2009年美國恢複和再投資法》(ARRA)由奧巴馬總統簽署生效。這份經濟刺激方案計劃通過對基礎設施、教育和醫保項目進行投資來重振美國經濟。奧巴馬在法案簽署當天說:我們已經展開必要的工作,讓美國夢在我們這一代延續。

  2009年3月7日,美聯邦教育部制定了實施《2009年美國恢複和再投資法》的方案。提供了用于振興教育的經費超過1000億美元。政府提出這筆教育投資将創造曆史性機遇,挽救數十萬份教育領域的工作,緩解各州和各地學區的财政困難,全面推進從早期教育到高等教育的改革,為學生和國家創造持久的成效。

  同年3月10日,在全美拉美裔商會,奧巴馬總統發表了他上任以來第一次關于教育的重要專題演說。提出聯邦政府将全面徹底改革美國教育。其政策要點包括:提高教育質量、增加教育經費、加強幼兒教育、改善教育标準與評估、調整特許學校、推行教師績效工資,大力吸引優秀人才到中小學從教、為每個美國人提供高質量的高等教育(包括大學教育和技能培訓)等等。在這次演講中,奧巴馬呼籲改革美國教育體制中的弊端,從而在2020年前使美國成為世界上高校畢業生比例最高的國家。

  2009年9月8日,奧巴馬在美國弗吉尼亞州阿靈頓郡韋克費爾德中學發表“我們為什麼要上學”的演講中說:“政府有責任制定高标準,以協助老師和校長的工作,改變在有些學校學生得不到應有學習機會的現狀。”

  2009年9月,奧巴馬政府推出“力争上遊計劃”。該計劃圍繞4方面展開:采用國際學業評價标準,招募和維持高質量的教師隊伍,建立跟蹤學生學業情況的數據庫系統,改造表現不佳的學校。各州需要先圍繞這4個方面制訂改革計劃,然後向聯邦政府提交申請,通過評選的方式來競争總額為43.5億美元的“力争上遊基金”。以此激勵各州為教育改革與創新提供良好的環境,提高學生的學業成就,縮小學業差距,提高高中畢業率,為學生升學和就業作好準備。奧巴馬在美國聯邦教育部宣布這項改革計劃時指出“這場競賽既不是基于政治意識形态,也不是某些特殊利益集團的偏好,而是基于一個很簡單的原則——各州是否準備做些切實有效的工作。我們将用獲取的最優數據來評判各州是否達到了改革的一些關鍵标準。不是每個州都能赢得撥款,也不是每個學區都會對競賽結果感到滿意,但是美國的孩子、美國的經濟和美國自身将會從中獲益”。

  奧巴馬在2010年國情咨文演說中指出,“我們必須投資于能源、醫療和教育這些能讓經濟實現增長的領域”。“美國增長最迅速的領域,四分之三的工作機會需要超過高中文憑以上的教育。”

  奧巴馬在2010年8月9日到得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演講時提出,“21世紀的教育問題,其實就是經濟問題”。他引述美國教育統計說美國成人受高等教育的比例從過去全球第一跌到了第十二。他斷然表示:“這是不能接受的。”他在演講中提到了亞洲與拉美,“從北京到班加羅爾,從首爾到聖保羅,新型的工業與創新層出不窮”,美國所面臨的競争日益激烈。奧巴馬在這次演講中強調:“在我國曆史上的每一個關口,我們總能意識到這樣一個基本道理——在我們的生活中,作為一個國家,要想向前發展,就要以教育為本。”

  2010年9月27日,奧巴馬在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訪問時表示,中國、印度等國在教育領域的表現勝過美國。“這些國家的教育已經趕了上來,并且在某些領域超過了我們。”奧巴馬還提出應延長學生在校時間,稱美國的競争對手國的學生在校時間比美國學生平均多一個月。來自全美教育協會的數據顯示,美國學生在進入大學前平均每年在校180天。奧巴馬稱,“多的這一個月很重要。雖然這意味着要增加開支。但是這樣的投入是值得的。”善于發現危機、正視危機和利用危機,應對挑戰,是美國在多元文化背景下加強聯邦控制力度、形成和凝聚國家意識的常用手段,已成為美國實施戰略管理的成功經驗之一。在這次訪談中奧巴馬再次聲稱:美國的未來已處在“危急關頭”,“未來美國經濟及就業将取決于眼前的教育狀況”。

  2011年1月19日奧巴馬在威斯康星州馬尼托瓦克發表演講中稱,美國赢得未來的關鍵在于“需要确保每個孩子能受到良好的教育,每一個人能擔負得起的大學或職業培訓。因為這會幫助點燃創新者智慧的火花,确保我們的人民具有在創新公司工作必備的職能”。

  奧巴馬2011年1月24日在國會發表2011年國情咨文報告中4次提到中國,特别是一開始就關注了中國的教育情況。他說“中國和印度等國己意識到,它們在做出一些變革後将能夠在新世界裡與其他國家進行競争。所以,它們開始對孩子進行更早和更長時間的教育,更加重視數學和科學。它們投資于研發和新技術。”

  2011年2月18日,奧巴馬在參觀英特爾芯片制造工廠時表示:“我們知道什麼才是有效的,什麼才能成功。我們知道如何去做重要的事情。在美國全國,在類似這樣的地方,我們都有學生和老師,地區性的領袖和公司,他們共同合作,使這一切成為現實。”他說:“企業應當知道,向教育投資是好的業務模式,這對于企業的盈利是有好處的。”他還說: “美國企業在對培養美國人才的教育事業進行投資方面一直走在前列,同時也是開發新技術和推廣新通信手段的先鋒。”

  奧巴馬在2012年的國情咨文中,概述他的目标時反複強調要加強經濟和提高美國工人的技能,突出支持美國企業家,教師和學生的聰明才智,創造力和創新的重要性。美國繼續在全球經濟中的競争,要求創新,以創建和留在家中工作。奧巴馬還強調,作為青年人的技能和團隊合作的力量作為我們的政治制度勢在必行。奧巴馬結束他的講話說:“隻要我們有共同的目的加入,隻要我們保持我們的共同決心,我們的旅程不斷向前發展,和我們的未來充滿了希望,我們的聯盟國家将永遠是強大的”。

  由上述言論可見,奧巴馬強調教育的重要性,強調“美國要想赢得未來,就必須赢得教育的競賽”的論斷是始終如一的。奧巴馬認為,隻有解決教育問題,才能使美國在知識經濟時代繼續引領全球,也才能使21世紀成為又一個美國世紀。這也是他堅定不移推行教育改革的動因所在。

  二、奧巴馬政府教育政策的主要内容

  1、重視增加财政教育投入

  美國總統奧巴馬2011年2月中旬向國會提交了2012财年政府預算開支報告,要求國會批準3.73萬億美元的年度預算,這是美國聯邦政府提交的年度預算開支連續4年突破3萬億美元。公共教育領域是為數不多的幾個預算不減反增的領域之一,從2010年的462億美元增加到2011年的497億美元,2012年教育部的預算為680億美元,比2011财年增加38.5%,是聯邦各部門增加預算比例第二高的部門。2011年3月4日,奧巴馬在邁阿密的一所高中發表演講稱,美國如果要在科學技術方面在全球領先,就必需投資教育。美國政府需要在教育方面多投入資金,即使在削減其它方面的預算時,也得這樣做。他強調說:“如果美國不緻力于教育,它就是在犧牲自己的未來。”

  他反複呼籲将斥資100億美元實施針對貧困孩子的“從頭開始”(Head Start)計劃,提升學前教育的規模和質量,讓每個孩子都能享受到學前教育。針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對奧巴馬教育政策的質疑,奧巴馬2012年2月27日在全美州長會議上強調,“在教育上投資更多,投資更多在我們小孩和我們的未來,這并不意味着我們的投資是沒有成效的事。我們突破條條框框積極進行改革,這不意味着是毫無意義的。我們并不需要在投資和改革之間進行選擇,二者同樣重要。”受金融危機影響,美國許多州都在削減教育經費。據統計,過去兩年來,美國13個州共削減總額超過10%的高等教育經費。其中,亞利桑納州削減最多,接近22%。奧巴馬呼籲各州州長勿再削減教育經費,而應投放更多資源提高國民教育素質,避免影響美國未來的競争力。

  2、強調提高教師質量

  美國政府認為,為了給21世紀的課堂準備合格教師,美國教師教育需要進行一次方向性的轉變。奧巴馬号召,“來當老師吧,國家需要你們。”奧巴馬說:“美國的未來取決于教師。今天,我呼籲新一代美國人挺身而出,到教室裡為國效力。如果你想改變祖國的命運,如果你想把你的才智與奉獻精神發揮到極緻,如果你想通過留下一份永恒的遺産而出人頭地,那麼,加入教師職業隊伍吧。美國需要你。我們在郊區需要你,我們在小鎮需要你,我們尤其在城市貧民區需要你,全國各地的教室需要你。”他認為,目前美國的公共教育面臨諸多問題,教育質量已落後于其他國家。他說,今後10年内,随着嬰兒潮一代人陸續走出校園,他希望增加10萬名新教師,從事科學、技術、能源與數學等領域的教學工作。美國國家科學院、國家工程院及兩院下屬的醫學研究所2006年發表的聯合報告《迎接風暴:振興美國經濟,創造就業機會,建設美好未來》曾呼籲以每年1萬人的規模增加數理教師,2010年美國國家科學院報告再度呼籲此建議,奧巴馬總統的提案大緻與此相同。

  “力争上遊計劃”中很重要的一項内容是推行教師績效工資,教師的績效将通過同行評議、學生的考試成績、課堂評估或其他途徑确定。不能勝任工作的教師将被替換,而幫助學生提高學業成就的教師将獲得更多獎勵。各州要以績效為依據評判教師和校長的工作成效,采用多種評分标準,依照嚴格、透明而公平的程序衡量教師與校長的工作成效,公布教師與校長的參評結果,依據這些評比結果,作出獎勵或懲罰的決定。為确保優質教師和校長的均衡分配,各州需确定切實可行的年度目标,以提高薄弱學校優秀教師與校長的數量和比例,提高優秀教師教授數學、科學、特殊教育、英語等學科的數量與比例。各州需制訂計劃,将學生的學業成績與教師、校長的評估挂鈎,及時公布評估結果。

  奧巴馬政府還強調要大力吸引優秀人才到中小學從教,幫助學校每年招聘3萬名教師。奧巴馬還提出創建面向大學畢業生的“教師服務獎學金”,在師資極度匮乏的學科領域或地區任教滿4年的大學生,可獲得相當于研究生兩年學費的資助。

  3、着手改造“失敗學校”

  “力争上遊計劃”中另外很重要的一項内容是改造“失敗學校”,提出各州有權直接幹預績效持續低下的學校和那些需要改進的地方教育管理部門。據美國《教育周刊》報道,2008年,美國有将近30000所學校未能達到年度評估的标準,與前一年相比,增長了28%。其中,超過半數的學校已經連續2年以上未達标,有20%的公立學校因數年未達标,正面臨接受聯邦政府強制改造計劃。

  “力争上遊計劃”提出各州應創辦更多優質的特許學校,已制定“特許學校法”的州不能禁止或阻礙特許學校數量的增長,也不能限制學生在特許學校就讀。特許學校應該獲得與傳統公立學校同樣份額的辦學經費,各州不能在特許學校申請辦學經費時,強迫其達到比傳統公立學校更為嚴格的要求。各州應該在績效持續低下的學校中至少确認5%的學校或者選定5所規模較大的學校進行改造,包括替換校長和大部分教職員工、改進教學項目;為學校提供聘用教職員工、控制财政預算與延長學生學習時間的自由;将低績效學校改組成特許學校或與某一教育組織簽訂契約;關閉學校,将學生轉入高績效學校。

  4、強化家長和學生的責任

  高質量的教育不僅需要良好的學校管理和優質的教師,也離不開家長的配合和學生的責任心。傳統的“美國夢”崇尚個人奮鬥,宣揚隻要個人努力奮鬥就可以實現任何夢想。這個理念激勵了一代又一代美國人,造就了美國經濟、科技、演藝、體育界各領域、各階層的無數精英。但在物欲橫流、拉美裔新移民大量湧入的時代,傳統“美國夢”理念被削弱,很多家庭不思進取,甘居平庸。奧巴馬對此極為憂慮。他在演講中多次提到,美國曾經創造了世界上最好的教育體制,但美國教育現狀每況愈下,“我們的成績在下滑,我們的學校走向失敗,我們的教師質量跟不上,其他國家正在超過我們”。“我們已經自甘失敗太久,夠了,美國的整個教育體制必須重新成為全世界羨慕的對象——這正是我們想要做的”。

  對此,奧巴馬反複呼籲家長要充分承擔起要承擔起教育責任。2011年9月8日他在弗吉尼亞州的韋克菲爾德中學向全美中小學生發表的新學期緻詞《你們身上肩負着我們的未來》中說“無論教師多麼盡責、多麼能幹,他們不能确保你的孩子每天按時上學,每天回家做作業。這是隻有父母才能做的事情。這也是我們的父母必須做的事情。”他甚至以個人經曆現身說法,他說“我不隻是以父親的身份,同時也是以兒子的身份說這番話。小的時候我跟我的母親住在國外,她沒有錢送我進國際學校,當地的所有美國孩子都去那裡。于是她通過一個函授課程為我補課。我自今還記得每天淩晨4:30她把我叫醒,讓我在上學之前複習功課,每周五天一天不落。每當我找借口抱怨,說‘我好困’時,她總是耐心地對我重複着同一句話,讓我無以反駁。她說:‘我也不輕松啊,小家夥。’”他強調“作為父母親,現在也需要好好反思,在子女教育過程中是否盡到了自己的職責”。

  與此同時,奧巴馬也進一步強調學生責任。他要求美國學生更加勤奮努力地學習。他說,“無論學校如何創新、教師如何優秀,除非學生自己承擔起學習責任,否則美國不會成功”。奧巴馬面向全體美國學生發出呼籲:“設定自己的教育目标,竭盡全力去實現。”奧巴馬建議學生設定一些簡單的目标,包括按時完成家庭作業、課上認真聽講、每天抽空讀書、積極參加課外活動和社區服務、幫助他人。這意味着要求學生更多的準時上學、專心聽講、遠離麻煩,以及延長學習時間。這也受到了美國一些強調“自由化”、“個性化”教育的教育家的抨擊。美國重視“個性化教育”體現在學生選課和選專業的自由性,給學生創造寬松的學習環境和思考空間。美國著名的民意機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1年8月23日發表的一份很令人尋味的調查報告聲稱:64%的美國人認為家長沒有給學生足夠的學習壓力,而68%的中國公衆認為中國的家長給他們的孩子學習壓力過大。而全世界超過半數的國家認為家長沒有給學生足夠的學習壓力。既要學生學習成績出色,又要給學生寬松的學習環境,“魚和熊掌如何兼得”,在美國乃至其他國家都在不斷激起争辯。

  5.降低高等教育學費提供更多入學機會

  皮尤研究中心2011年對美國百姓和大學的教育工作者進行的問卷調查顯示:超過75%的美國人認為美國現在的教育過于昂貴,使大多數美國人都不能負擔得起。被調查的美國人估計,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平均比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每年要多掙2萬美元,這個估計和美國政府在人口普查時得到的數據很吻合。大多數美國畢業生在畢業時負債累累。超過一半的畢業生說因為上學時借的債使得他們的生活在畢業後受到很大影響,超過四分之一的畢業生說,因為學生債務使得他們在選擇工作時做出的決定受到相當大的局限。報告也顯示94%的美國家長說他們期望自己的子女能夠上大學,74%的大學生認為自己在大學的經曆對自己智力的成熟起到很大的作用。由此可見,美國的家長都期望子女接受高等教育,但絕大多數家庭也都深感高等教育費用不堪重負。人們都知道美國名牌私立大學學費貴,尤其長青藤大學學費昂貴,四年下來一個學生要至少支付超過20萬美元才能畢業。但公立大學的費用近年來每年的增幅也超過7.5%。據美國高校理事會統計,公立大學的學費與各項花銷在2011年一年之内上漲了8.3%,平均增加至8244美元。奧巴馬“新政”反複呼籲提高Pell(佩爾助學金)學生資助水平,幫助更多年輕人獲得上大學的機會。擴大高等教育機會重點是針對低收入家庭,為他們提供更多的經費資助。在學生資助方面,過去較多地利用學生借貸和政府提供補助的方式,實踐證明,這種方式的運行成本較高,今後将增強聯邦政府對學生的直接資助。不僅要提高高等教育入學機會,而且要提高保持率和完成率,為此要大力提高學生的學業水平和技能。奧巴馬政府還提出實施 “美國機會稅收優待計劃”,該計劃主要着眼于幫助大學生降低學費負擔,但不提供無償補助,它要求受資助的大學生每年從事100小時無償的社區服務,達到“以服務換學費”要求的學生家庭可享受4000美元的退稅優惠。家庭收入超過13.5萬美元的家庭不享受這項優惠。這項計劃的成本是每年100億美元。

  2012年1月24日,奧巴馬在國會發表上任以來的第三次國情咨文演講中他重點談到了要抑制高等教育飛漲的學費。他說,青少年畢業後面臨的最沮喪的挑戰,無疑是高昂的大學學費。為此,他要求國會免收學生貸款利息,在今後的五年中,要求高校翻倍增加勤工助學工作名額,并提高對學生的資助力度。奧巴馬呼籲,僅提高學生的助學金還遠遠不夠。目前學費呈火箭式增長。為此,各個州都應把高等教育放在預算的首要位置。高校也要盡可能把各項花費降下來。“如果你不抑制學費高漲,你所得到的經費投入就會減少。高等教育不是奢侈品——它是一種經濟行為,每個家庭都應該付得起。”1月27日,奧巴馬訪問密歇根大學時,闡述了他的包括抑制學費增長在内的高等教育政策,第一:純學費一項要相對壓低或限制學費增長;第二:為學生(及其家庭)提供良好的教育,使其在畢業之後能夠受到聘用并有能力歸還自己的貸款;第三:幫助低收入家庭的學生,提高他們的入學率與畢業率。對于做得好的大學,政府會提供額外的資金,而對于不負責任的高校,政府将減少資助力度。

  三、奧巴馬教育政策實施成效及其争議

  美國朝野如何評價奧巴馬教育政策?可以說褒貶不一。批評者說,《2009年美國恢複和再投資法》教育方案這份被過分吹噓的法案除了讓赤字大幅增加外一無是處。但積極評論從幾個方面加以肯定:(1)它改革了政府花錢的方式:美國《時代》周刊的Michael Grunwald說,刺激方案一個關鍵性的勝利是對納稅人的錢的競争變得更激烈。例如,“力争上遊計劃”。通過“力争上遊”,納稅人的錢隻被用于表現最好的教育項目。”(2)“刺激法案幫助拯救了教育界的工作崗位。《巴爾的摩太陽報》的Michele McNeil說,事實上,它拯救了教育領域的就業:多虧了刺激法案,美國的失業率才會這麼低。注入國内學校的1000億美元的“強心劑”已經為教育領域拯救并創造了367524份工作,避免學區發生“大規模的裁員”。(3)這個分配方案平衡考慮了快速刺激經濟的需要,以及積極有效地實施教育改進和改革的需要。應該說,這個法案促進美國長期經濟利益。它要求盡快投入大量資源,同時給與各州和地方教育機構實踐,詳細規劃,審慎使用所接受的經費。項目能否取得成功,最終取決于領導的質量,以及有關各方面的判斷力、協調和溝通。它對恢複美國在全球教育的領導地位的還是起着相當重要的作用。

  也有學者評論說,“美國此次以刺激經濟為契機的教育撥款及改革可以分為短期目标和長期目标。如果說我們對于長期目标無法斷言,至少在短期内這一計劃是有作用的。假使這一法案沒有幫助美國經濟走出衰退,但是那些年久失修的學校基礎設施得到了修繕,基本的教育服務得以保障,學校教育質量得以提高,人才培養沒有因為經濟原因而停步,那麼投資就沒有白白浪費”。

  對“力争上遊計劃”也有來自多方的評議。一定意義上說,該計劃既是布什政府推行“不讓一個孩子落伍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政策的延續,也是對該政策的一個重大修正。“不讓一個孩子掉隊”法案應該說是美國近10年來最著名的教育法案。該法的主要精神就是由各州制定學術标準,由學校承擔确保學生教育質量的責任,聯邦政府從增加教育資源和增強地方自主權兩方面給予支持。它要求全國學生每年接受各州的數學和閱讀統考并達到一定标準,對學校和教師推行結果問責制,以消除地域、種族等因素造成的學生成績差異,實現基礎教育領域不讓一個孩子掉隊。有學者認為,該法“首次以法律的形式确立了美國聯邦政府在全國教育事務中的領導作用”。但該法實施效果如何,争議頗大。2011年9月23日,奧巴馬在白宮宣布,允許各州自主選擇是否退出“不讓一個孩子掉隊”法案,此舉激發新一輪激烈争議。批評意見認為,《不讓一個孩子掉隊法》幫助學校把重點放在了特定學生群體(處在及格邊緣的學生)上,但它的重點更多是懲罰性的,而非賦權的。其結果是,教師和學校領導生活在恐懼之中,擔心不能在一些關鍵性考試中考好,擔心學生的考試分數如果不夠高,就會被貼上失敗的标簽(甚至學校被關閉),由于聯邦政府早已先入為主地設定好了整改軌迹——“一個尺碼适用所有人”——教師們便沒有改進教學的真正選擇。而《不讓一個孩子掉隊法》修訂方案的新方向是采取一個更加積極,更加賦權的态度。方案鼓勵各州對學生成績采用嚴格的評價體系,對于目标的實現及取得的進步,提供相應的回饋與激勵。修訂方案在戰略上則更加靈活,為學校提供了一系列可能的選擇。在為教學責任制保持一個高标準的同時,修訂方案認識到,在某所農村學校起作用的措施,有可能在城市地區或其他地方不起作用。

  應該看到,本文第二部分中的第2、3項措施觸動了某些教師的既得利益,也與部分州的原有政策相抵觸,遭到部分教師工會的反對。尤其是教師評價問題,最令教師擔憂。因為傳統上美國教師漲工資的依據是他們的資曆、學曆及資格證書,并不因所教學生學習成績好壞而改變。因此,一旦将他們的工資、升遷、職位及其他待遇與工作績效挂鈎,則會影響其既得利益,由此産生的不滿與抵制自然而生。例如,加利福尼亞州、紐約州和威斯康星州等都有“禁止将學生成績與教師評價挂鈎”的法令,禁止學生分數進入教師評價體系或禁止把學生的學習成績數據用于衡量和決定教師的終身職位。要想獲得“力争上遊計劃”的撥款,就意味着要對原有規定進行修改。是修改相關規定赢取撥款,還是固守傳統放棄聯邦資助,則成了美國各州最為糾結的問題。

  對于奧巴馬2012年的國情咨文,美國最有影響力的全國教育社會機構——面向21世紀技能(P21)聯盟評價說“我們贊揚他繼續支持美國的教育,他重視創新,強調培養重視合作與溝通,批判性思考和創造性的公民,他是一個非常有視野的總統”。

  總體看來,奧巴馬總統上任三年多來的教育政策,一方面延續了多年來共和黨與民主黨政府達成默契的兩點共同原則:一是超越美國憲法将教育列為各州管轄的事務的局限,強調由聯邦政府領導和推動教育改革。這一點特别遭緻全美教育協會的批評,認為聯邦政府加強集權化,抹殺辦學模式多樣性,聲稱教育改革的出路不是集權,而是放權。全美教育協會曆來抵制一切教育改革,強調維護教師既得權益。該協會主席丹尼斯•凡•羅克爾稱“我們希望有更穩定的撥款政策讓各州的教育能滿足更高的大衆期望,然而規劃卻讓各州之間争奪關鍵資源,又弄成個非赢即輸的局面。我們希望改進學校教學的努力是充分合作并且以教學研究為基礎的,但自上而下都把責任推給教師,合作太少。”而反對黨候選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米特•羅姆尼則批評說 “教育應該秉持各州和地方标準,而不是聯邦标準。聯邦政府無權告訴各州如何教育我們的孩子。”二是通過制訂教育标準、測驗、擇校、責任制及不斷調整并繼續提供資助的措施提高學生的學業成績。美國衆議院教育委員會主席約翰•科琳恩評論說,新計劃“對學生、家長以及州和地方政府的官員們,可能意味着更少透明度、新的聯邦規則以及更大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并非受共和黨原有教育政策框架限制,而是提出了較多以低收入階層為優惠對象的教育主張。教育改革向來是民主黨競選吸引民衆眼球的籌碼,在奧巴馬競選連任總統的演講中更是重中之重。奧巴馬教育新政能否得到絕大多數美國公衆認可,實施效果如何,還有待于進一步檢驗。


側欄導航